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零六章、听训

作品:庶门风华|作者:千年书一桐|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6-13 06:41:56|下载:庶门风华TXT下载
  相对于颜彦这边的喜忧参半,陆家就是一片愁云惨淡了,得知自己的宝贝女儿也跟着吃了挂落被训斥一顿,朱氏对颜彧不仅仅是嫌恶了,还有一点憎恨。

  可看在颜彧肚子里的孩子份上,朱氏也不敢直接斥责颜彧,而是不停地追问当时几个人的谈话细节,饶是如此,颜彧也觉得羞愧难当,同时也觉得委屈。

  倘若不是朱氏心术不正,故意让她去给颜彦送什么鹿肉,她也不会上门,不上门,就不会有有这场无妄之灾。

  此是其一,其二,如若老太太没有跟着去,没有说那番劝颜彦那些做人要大度的话,颜彦也不会当场翻脸,那么她也不会被颜彦当场羞辱,更不会气得跑出来,也就不会遇到皇上。

  因此,究其原因,今天这事还真怪不上她,换做任何人听了颜彦那番话都会气得拂袖离开的,只是没想到皇上会这么维护颜彦,竟然连个辩解的机会也不给她,直接就定了她的罪。

  “行了,你哭什么,含儿都跟着受你牵连了,我都没说句重话,你还委屈上了?”朱氏一看见颜彧的眼泪就觉得烦躁无比。

  “受牵连的何止含儿,连我们二郎都跟着吃挂落了。这可真是家门不幸啊。皇上说要打发人给我送一本《女戒》,好生教导教导你们。对了,说到这事,二孙媳妇,你到底在外面做了什么,为何皇上会特地提到什么背后阴人的小心机小手段?”陆老太太搭着陆鸣的手进来了。

  这祖孙两个是在门口碰上的,老太太是刚从外面回来,陆鸣是听到消息赶来的,他只知道颜彧哭着从外面回来,却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

  “祖母,母亲,到底出什么事了?”陆鸣见祖母一进门也开口训人,颜彧站在堂屋中间一副受气听训的样子,忙问道。

  “出什么事,你问问她自己吧,我都不好意思说,好好的差事让你办成这样,还有,你再好好问问她,究竟在背后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没有那个脑子就别动那些心思,老老实实地呆着,别再给我们惹事了。”朱氏没好气地回道,同时扶了扶额。

  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颜彧去走这一趟的,这事要传到吴家耳朵里,陆含也得受牵连的。

  别的她不清楚,但她知道,吴夫人很喜欢颜彦,没少明示暗示陆含多和颜彦来往,这下可好,不准再进明园,没有颜彦的传唤不准出现在她面前,明明是一家人,这以后要该怎么处?

  难不成颜彦回陆家,陆含和颜彧都得避而不见?

  朱氏越想越头疼。

  她头疼的不仅是以后颜彦回陆家颜彧要避开的问题,她还头疼这事怎么跟吴家和颜家交代。

  尽管她看不上颜彧,可因着颜家和太后的关系,她也不敢把事情做太过了,真把马氏得罪了,马氏若是把当初陆鸣退亲的真相说出来,陆鸣的风评也就完了。

  当然了,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件事不是陆鸣一个人的错,也有颜彧的错,可问题是,朱氏不想让自己的儿子跟着颜彧一起名誉扫地,她的儿子是要承继镇国公爵位的,是要做这些世家之首的,这样的人是决计不能有污点的。

  更别说,颜家后面还杵着一个太后,朱氏绝对相信,若是陆家提出休妻或是合离什么的,太后是决计不会轻易放过陆家的。

  为此,朱氏才觉得更堵得慌。

  说不得骂不得,想对她好吧,又实在喜欢不上来,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陆含见母亲把过错都推到颜彧身上,没等颜彧开口,忙把事情经过学了一遍,“二哥,这事也不能完全怪二嫂,当时大哥大嫂说话确实很过分,尤其是大哥,竟然直接撵人,偏我们运气不好,碰上了皇上。”

  这一次,陆含完全站在了颜彧的立场,当时的情形,换做她她也得生气离开,好歹她们是上门送礼的客人,且还是他们的亲人,有这么不给面的?

  陆鸣一听,多少猜到了些当时的场景,这不是他们夫妻第一次撵人,端午之前他和颜彧去明园请客无意中进了他们的后花园,当时他们也撵人了。

  “彧儿,别哭了,这事的确不怪你,不去明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见大嫂也没什么,还省得生气受委屈。听话,让采衣带你回去歇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陆鸣走到了颜彧面前,掏出一块丝帕给对方擦眼泪。

  “夫君,我。。。”颜彧不期然陆鸣会如此维护她,一激动,眼泪更是扑簌扑簌往下掉,两手抓着陆鸣的衣裳呜呜哭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听话。”陆鸣上前轻轻地揽住了颜彧,低言哄了几句,待颜彧的情绪稍稍平和了些,陆鸣给采衣递了个眼色,采衣和采薇过来扶着颜彧出去了。

  “二郎,你,你这是。。。”朱氏有些看不懂自己的儿子了。

  “四妹,你出来也半天了,该回去看看你儿子吧?”陆鸣没有回答母亲的问话,而是委婉地撵起了陆含。

  “二哥,你要和母亲祖母说什么,为什么我不能留下来听听?”陆含的好奇心上来了。

  “行了,妹妹,你家里还有一大摊的事情呢,你要再不回去,妹夫若是无聊了,进了哪个小妾的屋子我可不管。”

  陆鸣不愧是最了解自己妹妹的,这话刚一说完,陆含就坐不住了,急匆匆地要回去了。

  朱氏和陆老太太看到这一幕,笑着摇了摇头。

  待陆含走后,陆鸣挥了挥手,屋子里的丫鬟婆子也一个个悄无声息地退出去了。

  “到底什么事情?”朱氏问。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跟母亲和祖母说,你们以后对彧儿能不能稍微好些。不管怎么说,她是我娶进门的妻子,你们不要总是拿她和大嫂比,满京城不是就一个大嫂么?绝大多数的女人不都是如彧儿和含儿般平凡普通?甚至还不如她们呢。”陆鸣说完诚恳地看向了面前的两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