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三十二章 休妻

作品:第一娇|作者:苹果小姐|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6-13 06:57:05|下载:第一娇TXT下载
  这厢,云霞公主一脸兴奋的用着她的罚抄神器。

  那厢,皇上离了云霞的寝宫,踱步走在御花园的树荫下。

  尖子兵大赛……

  虽然比拼的是各国军事实力,可这种比赛,等于比拼各国的综合实力。

  这种比赛方面,他一贯是秉行中庸之道。

  不求第一,只求第二。

  前些日子,苏清已经将她列选的名单交上。

  去年,她代表平阳军参加大赛,个人赛中,全面碾压对手,将其余各国的选手甩出几条街不止。

  绝对的压倒性的胜利!

  今年,一则苏清成了将军,二则苏清怀孕……

  思绪及此,皇上忽的眼皮一抖。

  苏清怀孕?

  等等……

  不对!

  在大佛寺,他亲眼看到容恒对苏清百依百顺,当着文武百官和他的面,喂苏清吃东西。

  当时,他和皇后慧妃一致认为,是苏清怀孕了。

  可苏清要是真的怀孕了,还能架得住恒儿今儿的解蛊?

  而且,三和堂的少帮主医术高明,若是苏清真的怀孕了,他会同意用欢宜香?

  那就是,没怀孕!

  没怀孕,他儿子那么狗腿做什么!

  还在刑场的对面酒楼里搓衣裳!

  脸上五官一垮,皇上叹了口气!

  造的什么孽!

  都生了一群什么儿子!

  老大走上了谋反的不归路。

  老九在宠妻方面,狗腿到极致。

  要是继承了皇位,后宫怕就只苏清一个,还怎么为皇家开枝散叶。

  成何体统。

  老五……

  能被老大骗了那么久都没有察觉,可见也是个辨别能力有限的,只适合跑腿打外围。

  老四……

  要是没有镇国公和太后的祸害,兴许老四还是个好孩子。

  毕竟之前那么多年,他一直在老九和老四之间徘徊帝位继承人。

  老九,是先帝钦定的,虽然那道圣旨没有盖章也没有公开,可先帝到底是有这个意思。

  先帝总有先帝的道理。

  再者,他对慧妃,是真情实意,也愿意让恒儿继位。

  可惜老九那些年被老四害的不像样子,他就重点栽培了老四。

  而老四……

  哎!

  让镇国公一家子给祸害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救!

  几个儿子都这么不争气,这皇位,朕到底要交给谁!

  苏清倒是个能拿得起放得下脑子也够运气也够的,可江山总不能交给儿媳妇啊!

  立在树荫下,皇上心头思绪万千,面前一棵矮灌木,被他一片一片的揪叶子,都快揪秃了。

  福公公立在一侧,忧愁的看了那矮灌木一眼。

  正在此时,一个小內侍急急走来。

  走近了,压着声音回禀,“陛下,刺客那里,审出结果了。”

  皇上思绪立刻一敛,“如何?”

  “是齐王派来的,宫里的刺客,他的任务就是救走太后,救了太后,直接将太后送到城南的一座院子里。”

  一顿,小內侍继续。

  “而那九个九王妃送来的刺客,他们的任务,就是截杀九王妃,当时,他们以为九王妃和九殿下是陛下埋伏好的暗哨。”

  皇上阴着脸立在那。

  “城南的院子,具体地址问出来了?”

  小內侍点头,“问出来,城南粮道街猫尾巴胡同七十二号院。”

  “好,朕知道了。”

  小內侍犹豫一下,问道:“陛下,那这些刺客,如何处置?”

  “交给禁军处置就是。”

  小內侍得令,转头执行。

  他一走,皇上将手中揪下的树叶狠狠一攥,转而朝福公公道:“你说,这些年,齐王会不会一直在京都?”

  福公公低了低身子,没敢说话。

  皇上就冷哼,“真是不把朕放在眼里。”

  语落,皇上招了暗影。

  小內侍回禀的地址说了一遍后,吩咐道:“派人盯着,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向朕回禀。”

  暗影得令,转而执行。

  他一走,皇上神色冷凝了片刻,思绪又回到尖子兵大赛上。

  苏清选了福星参加个人赛。

  这一点,皇上没有任何异议。

  福星一直跟着苏清,耳濡目染,也学了苏清不少。

  团体赛……

  苏清只报上两个人来,一个福星,一个邢副将,余下两个名额,让皇上定夺。

  这两个名额里,一个是非军队参赛人员,另一个,可军队可非军队。

  这两个名额,去年他给了镇国公的两个儿子,让他们去历练。

  在他们的拖累下,在苏清的带领下,团队成功取得第二名。

  今年……

  真要给云霞一个机会?

  那另外一个名额,给谁呢?

  这厢,皇上惆怅着。

  那厢,平阳侯府,哭声一片。

  镇国公夫妇被问斩,镇国公府,除了德妃和朝晖郡主两个出嫁的,余下的全部流放。

  朝晖郡主哭的不成人形。

  一张小脸,蜡黄蜡黄的,披头散发,珠翠散落一地。

  地上,全是她摔碎了的瓷片。

  徐妈妈立在一侧,红着眼安抚道:“郡主,您保重身子,国公爷和夫人在天之灵瞧着,也能安心,您若是这么糟践自己个儿,亲者痛仇者恨啊。”

  朝晖郡主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胸中憋得怒气太多,歇斯底里下,一脚踹飞身侧炕桌。

  “都是苏清,若不是她不肯出手相救,我爹娘何至于如此!”

  炕桌飞出一瞬,苏二老爷恰好推门进来。

  咣当!

  炕桌准准的砸在苏二老爷脚前。

  吓了苏二老爷一大跳。

  镇国公被斩,他理解朝晖心里难受,可她都闹了整整两天了。

  从大佛寺做法开始,她就在家里又是打又是砸的。

  一院子下人,凡是跑的慢的,都被她毒打了一顿。

  不解气,屋里凡是能砸的全砸了。

  芸娘那边,大夫说了,孩子还在,芸娘的意思是,想要跟着他回府里来住。

  不求身份,一个妾室足矣。

  她怕孩子生下来,无名无分。

  芸娘的心思,他理解。

  女人嘛,一旦有了孩子,都是一颗心全在孩子身上。

  要不怎么说,想要控制一个女人,控制了她的孩子就是呢!

  正好,他想要休了朝晖,另娶一个可以在仕途上能扶持他的人。

  芸娘进府,恰好就是一个契机。

  只要朝晖不同意,他立刻就能以妒妇的名义休了她。

  今儿回来,他就是打算说这件事的。

  扫了一眼满地狼藉,苏二老爷黑着脸道:“你到底要怎么样,人都已经死了,你哭就能把人哭活了?这么闹下去,他们两位就算是九泉之下,也被你闹得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