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六十七章 召贡举,诗会

作品:回到北宋当大佬|作者:祝家大郎|分类:历史军事|更新:2019-05-22 03:08:10|下载:回到北宋当大佬TXT下载
  月圆,白光似雪,黑夜也就不那么黑了,来来往往的行人走在路上,还有万家灯火。

  中秋佳节,其实中秋节的历史并不是那么久远,唐朝才有,真正兴起的时候,就是宋朝。

  中国古代的节日,与农耕的时节是密不可分的,比如前文所言,日历是个人为规定的东西,把春节定在了一年中最无所事事的时间段。中秋节其实就是刚刚收获粮食的季节,粮食丰收了,自然需要节庆一下。

  本来甘奇准备把这个诗会的地点放在城外自己的地盘上,但是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城内比较好,甘奇虽然有很大的地方,但是地方并不雅致,酒水菜肴这些东西也难以供应,伺候的人手也不够,甚至连桌椅板凳都缺。

  想来想去,还是借用了一下樊楼。

  樊楼本也有自己的诗会,但是今年这诗会的风头都被甘奇抢了,也就只有配合着了。关键是今年汝南郡王府因为赵允让病重,所以没有牵头来办诗会,牵头之人反倒变成了甘奇。

  汝南郡王府今年不牵头,那些朝廷大佬们自然就不会参与什么诗会活动。若不是今年甘奇请来了胡瑗这般的人物,今年的中秋诗会就真没有什么意义了,就变成了再平常不过的朋友圈聚会。

  甘奇算是拯救了今年的中秋诗会。

  樊楼五栋楼宇,人来人往,忙作一团,拿着帖子参与诗会的人,比去年似乎也多上了不少。

  甘奇亲自坐车去请胡瑗。

  车架从胡瑗的家门口出发,两人坐在车内。

  胡瑗随意问着:“道坚,看你每日忙忙碌碌的,你近来可有读书啊?不得多久,礼部就要召贡举了,届时你当往开封府应试,可万万不能懈怠了。”

  甘奇有些疑惑,问道:“就召贡举了吗?”

  贡举就是要各地准备开考了,举子考试,考完之后就要安排礼部考试了,也就是省试,考进士了。甘奇真不是个读书人,他一直以为省试是三年一回的,所以还真没有很急迫,他哪里知道这个时候,竟然两年一考,也就是说甘奇本来以为后年才会再考进士,没想到是明年就会继续进士了。

  “这都几月了?道坚啊道坚,你每日四处忙碌,可一定要知晓孰轻孰重啊,考试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你如此才思,若是不能中第,你不仅对不起列祖列宗,更对不起圣人教诲啊。”胡瑗说得语重心长,他是真为甘奇着急。

  甘奇也急迫起来,对于考试他真没有那么大的信心,考策论之类的还好,就怕帖经墨义考不好,这东西是真要死记硬背加理解的,理解还好,死记硬背就是个大问题。那些士子们,都是从小蒙学,日复一日读着背着,甘奇才真正开始读书不久,几乎就算是临时抱佛脚了。

  甘奇也没有那什么过目不忘的本事,那就只能去真正下苦工了。

  人生就是如此,哪里能不劳而获呢?

  甘奇郑重其事点着头:“先生放心,虽然南下耽搁了几个月,学生此番回来了,一定加倍努力,开封府试,无论如何也不会落地。”

  “这就好这就好,你也知道,如今你名声鹊起,更是不能落第了。”胡瑗话里其实有深意。

  甘奇也懂得胡瑗所言,答道:“学生也知道,名声大了不一定是好事,想来这汴梁城里,不知有多少人等着看学生的笑话,学生定会争气。”

  “你懂得就行,倒也不必太过在意这些虚名,努力即可,以你才思,只要努力了,定然能中。”胡瑗刚才是给甘奇加压,现在又给甘奇减压。

  甘奇点着头,换了一个话题,说道:“学生过不得多久,就要及冠了,到时候还请先生大驾光临,见证一下。”

  胡瑗哈哈大笑:“及冠了?及冠好,及冠了才算长大成人了,再也不会有人把你当少年人看待了,待得成礼之时,老夫一定会到,亲自为你主持。”

  二十及冠,几乎就是男人的成人礼,从此甘奇出入正式场合,就不能再简单扎一个发髻了,需要中规中矩戴上一个头冠,方头冠。当然,这是读书人的礼制,白丁之辈,一般而言不必如此。脱产者,不用从事劳动的人,才有这么一道程序。劳动者,不说冠帽很贵,就算买得起,戴着也不方便劳作。

  “多谢先生。”甘奇答着。

  樊楼到了,灯火通明,门前小厮无数,迎接着一辆一辆的车架。

  甘奇先下车,扶着胡瑗再下车,头前笑脸作请的人就有十几个。

  沿路之上,皆是行礼之人,富家子弟陈翰,还故意挤到头前,大礼拜下:“学生有礼,拜见甘先生。”

  甘奇也不认识他,只是礼节性的微笑着点头,答道:“多谢赏脸。”

  要说陈翰,压根就没有听过甘奇一堂课,对于他来说,与其去听课,还不如出门去浪一下。求知若渴的人里,从来都不包括他。

  甘奇已然走过去了,陈翰满脸红光,还左右说道:“怎么样?甘道坚显然是真认得我陈翰。”

  左右之人,多是笑而不语,倒也有捧场的,答道:“以陈兄之名,被甘道坚认识,当也是正常的。”

  陈翰一脸荣耀,走起路来,都带着气势。

  甘奇一路而过,到得北楼。

  北楼里,国子监一众博士直讲都差不多到齐了,龚博士,吴承渥吴直讲,还有开封府学的吕颂。一大帮老学究坐在头前,下面还有一众学生。

  胡瑗进门落座正中。

  甘奇正在左右与人见礼。

  赵宗汉比甘奇来得找,早已落座一旁,不断对甘奇招手。

  甘奇寒暄完毕,坐在了赵宗汉身边,赵小公子坐在赵宗汉身侧,用赵宗汉遮住了她的半个身子,如此也算躲一躲满场的众多目光。什么女扮男装的,哪里有那么多傻子会看不出来呢?躲一躲才行。

  “来了?”甘奇这算是与赵小妹打招呼了。

  “嗯,先生相邀,不敢推辞。”赵小妹答着,有些拘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