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百五十一章

作品:崩坏神话|作者:雷动天下|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06-11 09:24:18|下载:崩坏神话TXT下载
  封魔之地,泥潭上渗出浓浓的血液,将整个地面染成鲜红。

  而且在半空之上,一道红色的旋涡突然出现。旋涡越来越大,最终遮住了整个封魔之地的天空,狂风肆虐,整个天地都被这股滔天血气笼罩着。

  泥潭上不断的涌出魔物,一群群乌压压的魔物哀嚎着被天上的血色漩涡吸了进去。

  泥潭之下,便是魔界。魔界之内,苍魔正在为血帝疗伤,却是突然感到一股极强的吸力肆虐的吸收着他们的魔气与修为,二人脸色大变。

  迅速将大殿的周围封印起来,阻挡那股恐怖的吸力。

  本来血帝的身体因为佛血的缘故,一直就很虚弱,如今又被吸走一些魔气,身体更是不堪。

  血帝依偎在苍魔的怀里,本体为血的他脸色却是苍白如纸。

  此时,血帝已经化作男人的模样。做出那股柔腻腻的样子靠在白发苍苍的苍魔怀里,那情景怎么看怎么纠结。

  更让人纠结的是他们永远说不完的甜言蜜语,那叫一个油腻腻…

  魔界之外,泥潭之上,漩涡之中。一道狰狞身影站在漩涡之上,正贪婪的吸取着魔界生灵的力量。

  “欲要成魔,必要屠魔!”那人面目狰狞,双眼猩红,正疯狂的张开巨口吸取着群魔的力量。此人,正是嗜血狂魔。

  原来,在仙岚宗开派的前两天,嗜血狂魔便偷偷的来到魔尊墓前,修炼了刻在墓碑上的吞魔**。

  因为吞魔大法太过诡异与霸道,而且修炼此法伤人伤己,所以也成了魔界的禁忌之法。当年要不是因为魔尊修炼此法杀人过度,也不会被封印在这里了。

  吞魔大法虽然霸道,但也是一个凶残的法诀。修炼此法要生吞本族的高手,更要不断的杀人提高魔气。

  可以说,修炼此法几乎变成了天下人的敌人,就连魔界也不愿意有人将此法修炼大成。

  而嗜血狂魔却是偷偷的将此法练成,此时正式开始大肆的吞噬同类。

  在嗜血狂魔疯狂的吞噬同族之时,那遥远的一座高大的魔族墓碑上,竟然流出了血。整个墓碑被鲜血染红,而墓碑上刻着的几个大字却是触目惊心:屠魔千百,杀人万千。吞噬亿万生灵,成就无上魔尊!

  嗜血狂魔大笑一声,将整个血色漩涡吞入口中。身体瞬间膨胀起来,竟是变作一位深达百丈的巨人。

  只见他全身紧绷,正艰苦的消化着千百魔物的力量。吸收无穷的魔气。

  随着身上的魔气慢慢融合,身体也是越来越小,最后变作正常人的体型。

  嗜血狂魔冷笑一声,身影一闪便遁入泥潭之内,来到了魔界。

  此时,仙岚宗内。詹台紫韵正式宣布了自己闭关且将张扬立为少宗主的消息。尽管张扬表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但是突然被封为少宗主,在仙岚宗内甚至整个修真界都颇为震惊。

  一开始邪门除了天璇子其他的三位长老都反对突然多了少宗主这个位置,但是詹台紫韵却是强硬拒绝他们的意见,况且正门与天璇子也都支持张扬,在人数上也压过了邪门一头。

  此时,雷殿之内。邪门的三位长老聚在一起,没有其他的弟子。

  在场之人只有二长老天魔子,五长老天血子与七长老天穹子。

  天魔子身穿黑袍,因为上一次被张扬重伤,如今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五长老天血子乃是李长风与冷易的师父,人如其名。他的一身血功练的出神入化,而且他的师父也并非普通人,恰巧是如今在魔界疗伤的血帝。

  如果说血帝是一名阴阳人,便只能用一半阳刚一半阴柔来形容天血子这个人了。

  魔血之法,杀人时霸气,修炼时却是阴柔无比。修炼久了,人的性格也跟着改变。

  天血子是一名中年男子,一头血红色的长发,嘴唇如涂上了唇脂一般浓艳鲜红。但眼神中却是充满杀气。

  在天血子身旁的便是七长老天穹子了,天穹子穿着一身深褐色的衣袍,头发早已虚白,而他与天璇子也是出自同一师门。但是他与天璇子的性格正好相反,天璇子随心所欲潇洒豪放。而天穹子却是一位贪婪自私小肚鸡肠的一个人。

  天穹子掌管着沙殿,其修炼的功法也与沙子有关,其名为荒芜沙漠。据说此法修炼大成,可以徒手卷起沙尘,形成一个沙漠。虽然有些夸张,但却并非谣言。

  此时三人皆是怒气冲冲,天血子哼道:“她无非就是想制止我们,她自己因为当年的承诺无法制止我们,但是如今却是突然出现一个少年奇才张扬。立了他为少宗主,以后我们行事又要麻烦许多。”

  天穹子点头道:“不错,她就是不想让我们好过。怪只怪我那不争气的师弟把关键一票投向她的那一方,让那小子顺利的当上了少宗主。”

  天魔子听着二人的讲话,冷笑一声,说道:“少宗主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尽然他敢当,我们就适当的给他点惊喜。况且,魔界这些天应该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闻言,天血子与天穹子的眉头都是微微一皱。天魔子尴尬的笑了笑,打着哈哈说道:“二位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魔界最近有两位魔帝突破了封印,我想不久之后还会有魔帝突破的。詹台紫韵突然闭关,我想应该也是为了应对这件事情而准备的。”

  听了天魔子的解释,天血子与天穹子皱着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天血子微笑道:“刚刚二长老可是吓住我等了。如果二长老要是与魔界有所勾结,我和七长老也很为难啊。”

  “哈哈,那怎么可能。五长老多心了!”天魔子虽然是面露笑容,但眼神中却暗藏着一股杀气。

  仙岚殿已经成为了张扬的居所。詹台紫韵在前两日便不知跑哪个山洞闭关去了,交下了一堆烂事令张扬焦头烂额。

  不过幸运的是,有樊倾瑶与星韵二女替他整理这些宗内琐事。

  在詹台紫韵没有闭关之时,张扬便将星韵与小狐是妖族的身份说了出来。对于她们二人,詹台紫韵倒是不在意,既然没有说什么,便是默认了可以将她们留下来。

  而此时他们几人也都搬进了仙岚殿内,仙岚殿内的房间很多,而且有三层楼房。平日里三人都带着小狐呆在第一层。当到了晚间的时候,张扬住在一楼,三个女孩儿则住在二楼。有的时候小狐也会偷偷的跑下来钻进张扬的被窝。

  此时,张扬正在整理着一些杂乱的资料,查阅着一些关于仙岚宗的事情。二女陪伴在张扬的左右,随时帮助着张扬打理着一些杂乱的事情。小狐一个人无聊的在殿内跑来跑去,时而窜到三人身边,但三人都不理她,她也只能撅着嘴闷闷不乐的跑到别处玩耍。

  “嘿嘿,瑶儿你说说邪门那三个长老会如何难为张扬?”整理了一堆东西,星韵无聊的说道。

  樊倾瑶摇头道:“管他呢,张扬哥哥说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怕他们不成?”

  星韵看着樊倾瑶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由得摇头道:“哎,跟着这家伙儿久了,连我们温柔可人的瑶儿妹妹都变得有些痞、子气了。”

  樊倾瑶脸一红,娇嗔道:“星韵姐姐,张扬哥哥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吗!”

  “咳,小妮子。你张口闭口的张扬哥哥,不肉麻么?”星韵故意调、戏道。

  “……”

  张扬专心的查看着关于仙岚宗的资料,突然猪吼般的大叫一声。吓得樊倾瑶与星韵差点摔在地上,在一旁玩耍的小狐也被他这一声吓得摔了一跤。

  张扬讪讪的挠了挠头,此时三个女孩儿都是愤愤的瞪着他。

  “咳咳,我发现了一件大事。”张扬讪讪道。

  “什么大事啊,大惊小怪的。”星韵郁闷的问道。

  张扬站起来,叹道:“我才知道,师父传授给我的仙魔变体大、法竟然是本派的镇派绝学,我竟然将这个法诀忽视了。白白浪费了师父的一片苦心啊。”

  樊倾瑶点了点头,随即说道:“对了,你师父的那个朋友应该快来了吧。”

  “什么朋友?”星韵问道。

  张扬打了个哈哈,转移了话题,说道:“那个星韵啊,你去外面帮我把那些准备炼器的材料整理一下呗。”

  星韵莫名其妙的看了张扬与樊倾瑶一眼,便气呼呼的跑了出去,临走时还抱怨着:“一对狗男女,就知道让人家卖苦力!”

  “喂,小家伙,你也去找你的星韵姐姐玩去吧。”张扬对着正在地上打滚的小狐喊道。

  “恩啊!”小狐兴奋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便向着外面跑去。

  将二人支到外面,张扬看了樊倾瑶一眼,叹道:“以后说话要谨慎一些了,师父嘱咐过我们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我觉得星韵姐姐是自己人啊,所以便没有顾得上那么多,刚才便将心里话说了出去。”樊倾瑶低着头说道。

  张扬摇头道:“星韵最终还是妖族之人啊,非我族类不能轻易相信。你也知道,我一直都在欺骗她的感情,如果让她知道真相,后果不堪设想啊。师父如今在鬼界,既然他说过那个鬼界的高手莫风会在我离开十万里山后找我,便一定会来找我的。”

  樊倾瑶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满是柔情,轻声道:“张扬哥哥,星韵姐姐性格善良,你怎么就不能真心对待她呢?”

  张扬叹道:“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我是怕她一直怀着愧疚而抑郁终生所以才骗了她,这件事情我会慢慢的向他坦白的。上次是一个教训,星韵的性格直爽,所以便不能直接将此事与她解释了。”

  魔界,天魔殿内。苍魔除了替血帝逼破体内的佛血,二人便整日里在大殿内作乐。

  二人正在缠绵,天魔殿外的封印突然被解除。殿门被一脚踹开,嗜血狂魔冷笑着进入殿内。

  二位魔帝同时惊呼,当看清嗜血狂魔的时候,苍魔站起身来,怒视着他吼道:“大胆,谁让你进来的?”

  嗜血狂魔阴冷一笑,突然张开嘴竟是硬生生的将苍魔的身体吞了进去。

  血帝惊呆了,他上次是因为化为本体被嗜血狂魔偷偷的吸走了魔气,但是这次嗜血狂魔却是硬生生的将一位魔帝给吞噬了。

  嗜血狂魔邪笑着看着惊恐不安的血帝,慢慢地走了过去,边走边说:“吞魔大法,万魔难阻。我的魔帝大人,你说呢?”

  “你竟然修炼了吞魔大法?”血帝颤抖着说道。

  嗜血狂魔大笑一声,嘶哑着嗓子说道:“我本来只是学习了一点皮毛,但是被你侮辱之后我便将整套魔功都学会了。我今天的成就还是拜你所赐,哈哈…给我变成女人的样子!”

  吞魔大法是极其恐怖的,除了魔尊没人能够抵抗。他虽然不甘,但还是变作了女人的模样。蜷缩着娇躯趴在地上。

  嗜血狂魔邪笑着走了过去,猛地扑了下去。

  嗜血狂魔尽兴之后,便狂笑一声将血帝吞入口中。然后便穿上衣服大笑着走出了天魔殿。

  两位魔帝就这样陨落,嗜血狂魔站在魔界中,狂笑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从今以后,谁还敢小瞧本尊!哈哈…”

  “我要饮尽天下生灵的鲜血,我要吞没天地间的一切力量。我要谁死,谁敢不从?”嗜血狂魔大笑连连,此时那赤魔与橙魔飞了过来,并同时恭敬的说道:

  “恭喜主上成为千古第一魔帝!”

  每个人都有两面,一面天使,一面魔鬼。平常,我们带着天使的面具,游走于这个人世间,可是一旦触动了自己的底线,魔鬼的那一面就会显现出来。

  这个世上,无所谓好坏,只是各自追求的东西和各自的底线不同而已。你能够看见一个人为了金钱铤而走险,也能够看见一个做过坏事的人挽救他人的生命。而你的不可思议,只是因为你早早的对这个人有了自己的的定义,所以,才会因为他异常的举动感到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