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74章 路还很长

作品:扶一把大秦|作者:狼烟东去|分类:历史军事|更新:2019-05-22 00:51:23|下载:扶一把大秦TXT下载
  嬴高虽然并没有说的十分的明白,但是赵刚当然知道嬴高话里话外的意思到底是啥,这里面知道刘盈的父亲是刘邦的除了嬴高和他麾下的亲信之外就是赵刚了,而且赵刚那可是要跟着刘盈过上基本一辈子的,万一要是在他这出了啥事儿,嬴高想要知道都是非常难的。

  “那是自然,我自会像是他的父亲一样在此照料,难得这个孩子跟我脾气相投,君上所担忧的,也是我所担忧的,君上大可以派遣相关人等我此地监视于我,我也是问心无愧。”

  话既然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嬴高当然也就知道了赵刚的决心了,他拍了拍赵刚的肩膀,之后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之后的路也还是很长的,孤家寡人终究不是办法,在这大秦的土地上,你也是该成家的……”

  说到这之后,嬴高拿起了自己的手,带着朱家等人就缓缓的走出了赵刚的屋子。

  赵刚当然也知道嬴高的这句话是啥意思,以他的能耐,他要是在大秦的境内什么时候开始横行无忌了,想要抓住还真的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所以嬴高当然并不希望他这样的人打光棍一辈子了。

  换句话说,嬴高的这番话也是为了他好,要是赵刚有了自己的夫人和孩子的话,他当然会将更多的精力都放在自己的家中吗,而不是去关心一些个和自己本来没有关系的事儿。

  赵刚是理解嬴高的,嬴高是大秦的皇帝,他要负责的是整个大秦的安稳与否,大秦要是不安稳,其他的都是扯淡,所以像自己这样能够给大秦带来极大的不安稳的可能性的人物,嬴高不但没有直接找个机会干掉了自己,反而是主动给自己出谋划策,赵刚就知道,嬴高一定会是一个好的君主,不管是在乱世中,还是在盛世中。

  之前在跟着赵高的时候,在赵高的眼里看到的基本上都是仇恨,所以他知道,就算是赵高成为了大秦的君主,他也不会比始皇帝强多少的,但是那个时候赵刚心里面也不会关心和赵高不搭边的那些人和事,他那个时候做事是只求结果而不问对错的,而现在,显然就不是这样。

  “我真的还有机会见到这个人吗?”

  看着嬴高缓缓的走出了赵刚的小屋,然后施施然的离去了,刘盈看着赵刚,嘴里面喃喃自语的问道,显然,就算是他现在年纪还小,就算是他现在还没有什么见识,但是他就是知道,之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平常人。

  “自然是有机会的,但是有一点,你要达到他的要求,这个人可不是你随随便便就能够见到的。”

  “怎么样才能达到他的要求?”

  “你只要在以后的日子里听从我的教导,就有可能达到他的要求……”

  看着嬴高离去的方向,赵刚说道。显然,直到这一刻,他完成了自己内心里的救赎,也知道自己之前做过的事真的已经在嬴高的心里面一笔勾销了,在他自己的心里面也算是一笔勾销了。

  刘盈的事儿,嬴高就算是解决完了,其实他身边的不少人都不是太能理解得了,为啥就为了这么一个孩子,还是反贼刘邦的孩子,就值得嬴高费这么大的劲来亲自看上这么一眼。

  但是这些人当然并不敢问嬴高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了,嬴高的想法里面他们不能理解的实在是太多了,但是他们也知道,要是他们啥都能理解了的话,那他们不就成了皇帝了吗?

  嬴高之所以到了这个地方来,虽然是有想要看看刘邦的孩子已经成长到了一个什么程度了的意思之外,自然就是看了看这里和咸阳城的百姓生活到底有多大的差别。

  嬴高之所以走进了赵刚的家中,其目的当然也是在这了,通过赵刚家里面的情况和村里的情形,嬴高基本上就能判断出来这个村中的百姓到底是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上面。

  在自己统治的大秦的地界上,嬴高当然是不能够允许有人饿死在这了,但是同样的,不能没有人饿死冻死,自己这个皇帝就万事大吉了。

  不管是在什么时代,百姓那肯定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当这个地方的百姓知道在咸阳城的周边和南方不但有着十分好的气候,还有着富庶的生活的时候,他们当然就会对大秦,对嬴高产生不少的怨念,这样的怨念一旦形成了的话,就会成为下一次反秦势力崛起的催化剂。

  嬴高的下一个挑战随着这一次的北方之行基本上就已经定下来了,那就是如何提升这样寒冬之地的百姓的生活质量。

  在从这个村落离开的道路上,嬴高一直在皱着自己的眉头苦思冥想,他知道,自己要走的路还有很长,至于办法,他已经开始捉摸了。

  在自己的马车上,嬴高让冯清拿出来一些竹简,将自己口述的东西暂时记录下来,以免等到自己忙活别的事儿的时候把这些东西给忘了。

  “下一次科举的时候一定要好生的选择一些这周边的几个郡的人,然后直接将其安放在自己的家乡做个县尉之类的官职,如今这北方的官吏又不少都不是北方当地的人,他们如何能治理好这片土地?”

  见冯清刷刷刷的把自己所说的这些东西基本上全部都已经记录下来了,嬴高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又继续开了口。

  “说到底,这里死气沉沉的缘由还是人口不足,这倒是有着大片的土地,但是但凡是有些能耐的人,全部都到别的郡县去了,想要让这里恢复上一些生机和活力的话,说到底还是要让这里有人气啊!”

  嬴高说到这之后,身边的田言倒是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深有感触的说道:“不错,这里说是一个村落,但区区那么几户人家,还大都是行将就木之人,听说像刘盈那般大的孩子只有三个,数年之后,这个村落能不能继续存在都是两说之事啊,又如何能让这村落中的人生活的更好?”

  “我大秦统治之下,别的东西没有,人还是有的,这里和西域相比如何?现在不是还有不少在西域接受着我们的考验,等待着在西域呆得够了时间就能够正式落户成为我大秦的百姓的人吗?等我们回去了就传令,朕可以缩减他们在西域呆着的时限,但是前提就是他们只能来我大秦最北边的这些村落之中落户,而且十载之内不能迁移,朕倒是要看看,这样的条件能不能让这些这样的村落带来生气!”

  冯清依然是认认真真的把嬴高所说的话都给记录了下来,她们渐渐的已经开始有点能够理解嬴高心里面所想着的东西了,在嬴高的心里,自己的百姓要是生活的半死不活的话,那显然就是在啪啪的打着他自己的脸,更何况今天他可是亲眼见到了这样的地方。

  嬴高其实也是一直都在反省着自己,他终于知道了,咸阳城周边的地方一丁点也不能代表着大秦所有百姓的生活水平,而且他一旦要是那么想了的话,他只能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好在现在通过这么一个赵刚的事儿和刘盈的事儿,嬴高发现了这样的情况,发现了之后,也处理完了赵刚和刘盈的事儿了,嬴高的这一次微服私访并不是说就要画上一个句号了,而是才刚刚开始罢了。

  在众人不知不觉之中,在这燕国旧地,大秦北方寒冷的地方,一场血雨腥风马上就要拉开帷幕了。

  按照嬴高的想法,他能够发现的问题,而且是他还暂时没有着手解决的问题,他是不要求他麾下的将领们也能够把这件事给解决了的,但是他却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这些郡守和县令这样的当地的一把手对于自己管辖的地界上面的情况应该是了解的。

  从赵刚所在的村落里面出来了之后,嬴高又接连路过了十数个类似的村落,他已经完全知道了这些百姓正在这里过着如何的生活,一到了最冷的时候他们虽然已经饿不死冻不死了,但是还是要瑟瑟发抖的等待春天的到来,这可不是嬴高想要做到的最终结果。

  走完了这十几个村落之后,嬴高渐渐的开始往县城里面去了,一方面是想要看看城里面的百姓和周围那些个村落里的百姓生活到底差了多少,再一个就是看一看这些当地的父母官到底是不是整天就知道拿着嬴高给他们的俸禄吃喝玩乐。

  其实嬴高对于他们的要求还真就不是非常的严格,而且嬴高曾经当着不少的郡守的面说过,你该吃喝玩乐的时候可以吃喝玩乐,但是有一点,你至少得了解你管辖之地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状况,而不能一问三不知。

  嬴高带着这么多的禁卫,每一个都有着独一无二的本事,他要是想要在一个个小小的县城里面知道一些个事儿,那肯定没有什么能够瞒得过他的。

  每当到了一个地方,嬴高总是带着自己的两位夫人先游玩一番,毕竟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都已经是大秦的皇帝了,这大秦的这些个领土,嬴高要是不能都好好的领略一番的话,总感觉自己在这个时代活这么一次有点遗憾的意思。

  但是在嬴高带着夫人游玩的同时,有一些禁卫可就开始了他们的工作了,往往都是在嬴高游玩了一天回到驿馆的时候,一个个的禁卫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把自己白天所收集到的情报告知嬴高。

  几天下来,他们这一行人别的没有什么变化,反而是冯清身边写完的竹简越发的多了,她知道,这些基本上都是嬴高自己给自己创造出来的政务,等到回到了咸阳城之后,自己之前写出来的这些东西显然就会左右不少人的生死。

  嬴高不知道的是,当他离开了之后,赵刚开始带着包括刘盈在内的村里的三个少年识文断字,他知道这些孩子早晚都是要送到县城中的讲学堂里面去的,但是在那之前,自己就已经足够当他们的老师了,刘盈十分想要在以后的日子里再见到嬴高,而赵刚也知道,嬴高其实也是想要以某种形式在见到刘盈的,当然,那得是在刘盈是一个大秦人的情况之下。

  这一个个的细节,都是嬴高带给这个时代的改变,因为之前是没有任何一个君主或者是皇帝能够做到和他一样的,所以他所达成的这些,他所做到的这些,都是在大秦百姓的心中留下了根深蒂固的印象。

  从赵刚的家中走出来之后的一个月里,嬴高基本上就是在北方之地转悠,总共他也没有走到多少的城池,但是基本上他所到过的地方就都已经被他了解的十分明白了,所以在一个月之后,嬴高一行人启程返回咸阳去了。

  他的这一次出巡除了他带着的这些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任何的信息,甚至于都不知道嬴高到底带着人往哪个方向去了,只要韩信和萧何知道如何能够在紧急的情况下找到嬴高,但是天下基本上都已经被大秦给打下来了的情况之下,压根也就没啥紧急的情况了。

  当嬴高回到咸阳城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一个夜晚,嬴高顺势也就没有大张旗鼓的进城,他只不过从城池的侧门进入了城中之后,又从已经开始宵禁了的街道上缓缓走回了咸阳宫。

  这一排排整齐的巡逻军士让嬴高在这一瞬间仿佛梦回自己头一次到了这个时代的时候,这才不过就是不到十年的光景,嬴高现在想来,却好像就是那么一瞬间一样,但是他没有细细想来的是,就是这他觉得十分短暂的十年,已经让他成为了这个时代全世界的传奇,自然也会在不知道多久的未来成为未来的传奇。

  没有太多的时间感叹,冬天会在数个月之后迅速的到来,在这之前,嬴高要做的事儿可是不少的,所以他连夜把萧何和韩信直接召集到了咸阳宫之中。